当前位置:主页 > 观点 > 正文

留在村子里的年轻人

2020-06-30 来源:健农信息网 编辑:李德

核心提示

如今,这个95后的赫哲族村小伙靠着直播打鱼,在短视频平台上收获了近200万个粉丝,成为了村里直播致富的带头人。

  留在村子里的年轻人

  新农村建设最缺的是什么?是年轻人!在人口流出地的黑龙江,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正让这片黑土地四季都有收成。

  ---------------

  东北年轻人去哪了?每年,一组组人口流动数据绘出了一条条东北年轻人的行动轨迹。

 

  “留不住年轻人”似乎成了这些年东北的“痛点”。但眼下,在黑龙江的一些村庄里,一些年轻人仍然选择留在家乡种地、捕鱼,有的年轻人带着高科技技术返乡,为的就是让这片沃土上一年四季都有收成。

  留村种地的90后

  1991年出生的李海荣至今去过最远的城市是哈尔滨,那里离家只有400多公里。

  作为出生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川县苏苏村的年轻人,18岁开始,李海荣就跟着父亲种地。

  慢慢地,村子里许多同龄人不愿意再挽着裤脚在地里干活,陆续去了县城或大城市打工。

  但李海荣的双脚仍然迈不出农田。他觉得自己不适合打工,拖家带口去一个陌生城市不如留在家里自在。

  李海荣家里原本就有几块零散的地,早些年,他把地转给了村子里其他农户,到附近其他村子包了22晌(东北一晌地约为15亩)连片的地,“这样种起来更方便,产量更高。”

  和许多农户一样,家里的地主要种植水稻。除了冬天能一觉睡到早上5点多,其他时节,李海荣都要凌晨两三点起床,吃口饭就开车往地里赶,尤其到了5月的插秧季,家家户户都抢时间,想让秧苗早点插早点长。

  李海荣早上4点下田,除了午饭,几乎不怎么出田,一直能忙到晚上7点多。

  十多年过去了,地还是那片地,但李海荣觉得自己不用像以前那么累了。最开始,农业生产机械化程度不高,每到忙时,李海荣和家人都要在地里弯腰插秧除草,几年下来,不到30岁,他的腰就累出了毛病,现在站时间长了也会疼。

  这几年,大型的机械设备开进了田,农户们直起了腰、开起了车,坐在驾驶室就能完成插秧工作。李海荣记得,过去育苗时,没有设备,只能用手拿着簸箕,把经过冬霜冻成块的土一点点晒细,才能保证压不到苗。后来有了手推机器,如今,这繁重的活已经交给了能遥控的电动设备。现在,每到管护期,李海荣还会雇人来用无人机打药,“设备一年比一年先进,3年前没想过能用无人机打药,现在村里10多家(种地)的,有5家买了无人机。”

  李海荣给家里陆续购置了插秧机、拉苗机和收割机,看着这些先进的大块头,他偶尔起过的要放弃种地的念头也没了。

  现在,村子里同龄人一起种地的只有四五个,“大家也说过等到来年就不种(地)了,但第二年还是继续拿起工具种。”总要有人去开出租车,也总要有人来种地。

  尽管有了一些设备,但李海荣觉得种地仍然是靠天吃饭的活儿。有的年头收成好了,日子过得就能松快点。

  包地、买种子、买设备是种地最重要的几项开销,每年年初,李海荣要去县里的银行贷款,虽然开车路程不到10分钟,但过去办贷款,最少来回跑3趟,贷款办下来接近1个月。

  后来,贷款的速度快了,手续也简化了,更让李海荣觉得种地这件事情变得轻松多了。

  每年的2-3月是春耕的关键时节,也是办贷款的黄金时间。今年开春,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把许多农户生产、生活计划都打乱了,也急坏了准备贷款的李海荣。

  当地的邮储银行信贷客户经理主动联系了他,通过远程指导,李海荣用自己手机上的软件办理了极速贷业务,只需要5步,不到10分钟,贷款就进了他的账户。

  会不会一直种地?李海荣没想那么多,他现在只想把地种好。他关心的是,这么多年,通往地里的路一直没什么改善。雨后,路上一积水,摩托车都骑不过去,只能开四轮车。他还打算再购置一些设备,但是目前购买农机设备的补贴并不高,“多给发点补贴”,成为李海荣现在最盼望的事。

  95后小伙回村直播学捕鱼

  4年前,出船打鱼这件事对于卢振宇来说,只是自家祖辈安身立命的本领。

  如今,这个95后的赫哲族村小伙靠着直播打鱼,在短视频平台上收获了近200万个粉丝,成为了村里直播致富的带头人。

  卢振宇的家乡位于黑龙江省抚远市抓吉乡赫哲族村,抚远有着“华夏东极”之称,赫哲族村更是紧邻乌苏里江。

  那里的人们世代以捕鱼为生,但几年前转产之后,村子里捕鱼的人少了,大多数人“洗脚上岸”,开起了餐馆、民宿和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