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 > 正文

从美欧到俄罗斯,完善国安法各国都有紧迫感

2020-05-25 来源:健农信息网 编辑:李德

核心提示

【环球时报驻美国、奥地利特约记者 肖岩 侯健羽 夏雪 柳玉鹏 丁雨晴】“港版国安法”近日引起国际舆论热议。“中央政府对所有地方行政区域的国家安全负有最大和最终责任,这是

【环球时报驻美国、奥地利特约记者 肖岩 侯健羽 夏雪 柳玉鹏 丁雨晴】“港版国安法”近日引起国际舆论热议。“中央政府对所有地方行政区域的国家安全负有最大和最终责任,这是基本的国家主权理论和原则,也是世界各国的通例。”5月24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就“中国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明确表示,维护国家安全历来是中央事权,在任何国家都是如此。《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对欧美、俄罗斯等国不断完善国家安全法的做法进行梳理后发现: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不重视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也没有哪个国家会允许其中的一个行政区域在国家安全领域成为空白,任由那里的破坏势力与外国敌对势力勾结。

美国:“全套”国安法细到有几十部

对“港版国安法”,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政客立即声嘶力竭地表示反对。实际上,这个习惯了对其他国家立法说三道四的国家却是出台过国安法律最多的国家。简单数数就有《煽动叛乱法》《间谍法》《敌对外侨法》《国家安全法》《中央情报局法》《外国情报侦察法》《外交使团法》等几十部。相关立法都与当时美国面临的国家安全威胁密切相关,可谓紧迫感十足。

建国20多年后,美国卷入英法战争,当时执政的联邦党人支持英国,而在野的共和党人支持法国。为此,联邦党人控制的国会通过《煽动叛乱法》。根据这项法律,美国总统有权在没有任何司法程序的前提下,驱逐任何他认为对美国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的外国人。

1947年,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签署《国家安全法》,并据此成立了以总统为首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作为美国维护国家安全的最高决策和议事协调机构。这部法律生效70多年来,经历了多次修改。在美国,叛国罪最高可判死刑,颠覆政府最高可判20年。

上世纪50年代,美国罗森堡夫妇案曾轰动一时,至今人们仍对指控他们的罪名是否属实有所争议。罗森堡夫妇当时被处以极刑,判决依据是1917年的《间谍法》,罪名为“在战争时期从事间谍活动”,利用职务之便将大量美国机密情报透露给苏联人。美国《明尼苏达邮报》2016年还刊文批评美国实施《间谍法》时经常采取双重标准,并频繁将其当成“政治工具”。

2001年的“9·11”事件使美国政府和民众对于恐怖主义威胁的担心达到顶点。2001年10月,时任总统小布什签署国会急速通过的新国安法律《爱国者法案》。该法律以防止恐怖主义为名,扩张美国执法部门的权力,使其有权监听和搜索美国公民电话、电子邮件、医疗、财务等记录的权力,加强警察和移民局对于拘留、驱逐被怀疑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外籍人士的权力。此后,美国执法部门不断被爆出过度执法、滥用权力。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赫伯特法律中心网站曾刊文称,美国经常以国家安全为名侵犯少数族裔旅客的公民权利。2009年元旦,美国穿越航空公司将9名在美国出生的南亚裔乘客赶下飞机,原因是“有人听到他们中有人谈到飞机上最安全的座位”。尽管美国联邦调查局后来确认这些南亚裔公民不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任何威胁,但对他们的补偿仅仅是退还机票钱。由于美国民众和舆论的强烈批评,《爱国者法案》于2015年5月被国会中止,但其大部分内容被重新包装,制定为《美国自由法案》继续实施。

尽管美国政治极化严重,民众在很多国内政策上分歧扩大,但一旦涉及国家安全问题,则很少有人表示反对。2010年,驻伊拉克的美国陆军上等兵曼宁向维基解密网站提供美国政府机密文件,后被判刑35年。对于曼宁一度被特赦出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陆军驻伊拉克情报专家不满地说:“奥巴马在离任前赦免他,是将政治凌驾于法律之上,考虑别国人权大于自家军人。如果曼宁泄露的那些最高机密文件落到外国政府甚至恐怖分子手里,我们这些情报人员的生命都将受到威胁。”

近年来,美国国家安全立法不断向专业化发展,其覆盖领域不断细化。比如为管控外国在美人员及机构行动,美国设有《外国使团法》《外国代理人法案》等。在网络安全领域,美国自2002年以来不断制定新法,从不同角度保护美国在网络空间的国家安全利益。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为维护“经济国家安全利益”,专门通过《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强化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限制外国在美敏感行业投资,通过《美国出口管制改革法案》,收紧对外出口管控。

美国不仅有“全套”的国家安全法案,而且非常重视国家安全法的制定和执行。此外,哈佛大学法学院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设了“国家安全法”课程。“9·11”事件后,美国在政府和学术领域对国安法律师的需求明显增加。该领域律师的从业门槛相当高,因为定义国安法具有挑战性:它涵盖从海关法规到移民再到人权各个领域,涉及政府、非营利组织和私人行业。

欧洲:可以快速激活国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