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情 > 正文

美元债危与机:中资房企美元债遭抛售 基金却在抄底套利

2020-03-26 来源:健农信息网 编辑:李德

核心提示

美元债危与机:中资房企美元债遭抛售 基金却在抄底套利-债券频道-和讯网

在美元荒阴霾笼罩下,3月以来境内房企海外发债规模遭遇“腰斩”。

数据显示,3月前20天,境内房企海外发债规模仅有约50.8亿美元,仅为去年同期的约41.3%。

“美元债发行利率太高了,财务负担太重。”一位原先计划在3月下旬发行美元债筹资的境内房企财务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周以来,与他们信用评级均为B的房企美元债价格大幅下跌(收益率随之大涨至17%以上),导致投行给予最新的美元债发行年化利率跳涨至18%,被公司高层一口回绝。而且,多家原先签订投资意向的海外基金均表示,美元头寸吃紧导致他们只能大幅压缩认购额度,也令公司高层决定搁置海外发债筹资计划。

尽管周一美联储出台无限量QE计划令金融市场美元荒状况趋于缓解,但未来一段时间境内房企境外发债前景不容乐观。一方面,4月众多上市房企进入业绩静默期,导致他们海外发债路演放缓,另一方面当前全球高收益债券价格波动剧烈,令众多海外基金压低配置比例规避风险,也令境内房企海外发债很难找到一个良好的窗口期。

“除非境内房企愿意承担极高的发债利率,比如信用评级为B的房企发债利率高达18%左右,BB的也需要在15%左右,但较高的利率又会导致海外基金担心这些房企的再融资能力(债券兑付)与财务负担,未必敢大举认购。”一家香港投行债券承销部门业务主管介绍,随着房企美元债价格大跌,不少海外基金更愿抄底估值偏低的已流通美元债并持有到期,套取约20%的利差收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房企美元债价格大跌导致境内债券利差大幅扩大,也吸引不少境内私募基金开展境内外利差套利交易。他们的操作是,一面减持境内房企债,一面在境外买入同一家房企的美元债,可以坐享至少10%的利差收益。

美元荒的“牺牲者”

3月6日前,由于中国疫情控制见效,中资企业美元债一度被海外基金视为避险资产。但随着上周金融市场美元荒状况加剧,境内房企高收益美元债陷入巨大的抛售潮。

数据显示,上周IBOXX中国高收益指数下跌7.5%,高收益房地产指数更是大跌9.3%。信用评级在B与BB之间的境内房企美元债价格平均跌幅超过10%,其中,中骏、禹州、华夏幸福(600340,股吧)等境内房企美元债当周跌幅更是超过20%。

上述香港投行债券承销部门业务主管透露,这背后,是大量海外基金基于风险规避与美元筹资考量,大举抛售境内房企美元债“降杠杆”。“相比金融机构和城投公司美元债,境内房企美元债的外资参与度与投资杠杆比例都是最高,因此后者自然成为海外基金美元流动性挤兑的最大牺牲者。”

据彭博数据显示,现存的173只境内企业发行的非投资级高收益债券总存量880亿美金,其中惠理、黑石、北方信托银行、摩根大通、Ashmore、瑞信等国际私募机构与投行总计持仓比例超过10%,一旦这些机构均大举抛售房企美元债筹资,其价格跌幅势必相当惨烈。

富国全球债(QDII)基金经理沈博文表示,上周中资企业美元债遭遇抛售潮与大跌,主要具备三大特征,一是流动性相对较好的债券跌幅更大;二是高收益债跌幅不小,其中地产债跌幅明显高于城投债;三是长端和极短端债券价格跌幅均大于中等期限品种。

“这都凸显海外基金为了筹资美元去杠杆或填补交易保证金缺口,对中资企业美元债采取无差别的抛售,即便是流动性较高且存续期限较短的优质房企美元债,都被悉数抛售当成筹资工具。”这位香港投行债券承销部门业务主管透露,事实上,不只是中国房企美元债遭遇抛售潮,上周众多新兴市场国家高收益美元债跌幅均在8%-10%,其中印尼高收益债遭遇最强抛售冲击,单周跌幅超过14.5%。

“问题是中国房企美元债遭遇猛烈抛售导致收益率大幅走高,直接推高了我们海外发债的融资成本。”前述境内房企财务总监向记者无奈表示,原先他们预计3月发债的年化利率约在11%-12%之间,如今整个发债融资成本骤增至18%,且多家债券承销投行均下调认购额度,令公司高层相当不爽。

他直言,年化18%的融资成本已远远超过企业可承受的财务负担。按照他们当前的再融资能力与销售回款现金流周转状况估算,在最乐观的情况下,企业也只能承受最高14%的海外发债融资成本。因此目前公司高层正筹划在境内发债,毕竟境内发债融资成本比境外发行美元债低了逾10个百分点。

各路资本趁机抄底、回购、套利

随着上周中资房企美元债价格大幅走低,不少境内外资本开始蠢蠢欲动抄底获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