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政策 > 正文

滕泰:如果仅靠逆周期刺激政策 "保6"最多保一年

2020-01-13 来源:健农信息网 编辑:李德

核心提示

滕泰:如果仅靠逆周期刺激政策

(原标题:滕泰:如果仅靠逆周期刺激政策,保6最多保一年)

本文为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博士在某论坛上的演讲,经作者修订后发布。

2018年底的时候,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彼时经济学界讨论最热的问题是有没有中国模式,很多学者都想总结一个中国模式推广给全世界。短短一年之后,中国经济学界就开始讨论能不能保6、要不要保6、能保多长时间?这背后发生了什么?

其实中国模式之辩和保6之争,背后反映同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经济长期增长潜力和增长动力的问题

滕泰:如果仅靠逆周期刺激政策 "保6"最多保一年

赞同有中国模式的学者大致有三个不同的角度:有的强调中央政府产业政策的作用,有的强调“市场经济+宏观调控”的作用,还有的则认为各级地方政府的“GDP竞赛机制”是中国模式的典型特征;其他类似于“胚胎发育论”则更强调了改革开放和工业化的初始条件。

反对中国模式的学者则认为中国经济四十年的高增长,就是靠着市场的力量和企业家的精神,并复制了西方国家的工业技术。对于中国模式派看重的政府作用,张维迎教授曾点评说,“当你看到一个人跑得飞快,但缺失一只胳膊。如果你由此得出结论说,缺只胳膊是他跑得快的原因,那自然就会号召其他人锯掉一只胳膊”。他的意思是,中国模式派把“尽管”当成了“因为”。

那么,“保6之争”,即该不该保、能不能保、能保多久,实际上跟去年的中国模式讨论是同一个问题,背后反映的都是中国经济长期增长潜力和增长动力问题。

我提出的新供给增长模型把经济增长分为三个维度,分别是增长的条件、要素和驱动力。

滕泰:如果仅靠逆周期刺激政策 "保6"最多保一年

从新供给增长模型看,“中国模式派”过分重视增长的条件变化,而忽视了经济增长的本质,“普世模式派”则过分强调了增长的技术驱动本质,而忽视了增长条件的重要意义;而胚胎发育理论,则过度强调了增长的要素。

新供给增长模型认为,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原因,是经济增长的条件、要素和技术驱动力共同作用的结果,增长的制度条件变化带来了改革红利,此外中国经济还享受了要素红利和后发技术红利。至于政府作用,本身就包含在增长条件当中:如果政府行为碰巧符合了、遵从了市场规律,它就是“跑得快的腿”;反之,如果政府行为违背了市场规律,就变成“残缺的胳膊”。

值得重视的是,这几年中国经济在三个维度上的五大红利都在递减,从增长条件来看,由于粗线条的产权改革和市场化改革已经完成,深化产权改革和市场化改革需要真正解放思想、啃硬骨头,所以改革红利边际上在递减;从增长要素来看,如果不能够通过继续深化人口户籍制度改革再造新人口红利、深化土地改革释放新土地红利、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降低融资成本,则人口红利、土地红利、高储蓄红利也会继续递减;从增长的技术驱动力来看,后发的技术动力也在递减,以后更多要靠自主创新的新技术红利。

滕泰:如果仅靠逆周期刺激政策 "保6"最多保一年

所以在五大红利都在递减的背景下,到底该不该保6?如何保6?

首先,如果从保持社会稳定和就业出发,需要保持经济增长速度在合理区间,这样的保6应该是必要的。考虑到这两年中国的民营企业经营情况比较差,而民营企业占就业的80%,如果任由经济下行很可能会造成更大规模的失业,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保6是必要的。

其次,能不能保6?则取决于短期逆周期调控的力度和结构。货币政策要解放思想,保持货币供给合理充裕,该降准降准,该降息就降息;财政政策要集中力量在民生领域和新型基础设施,避免重复建设,避免刺激传统产业的新过剩产能。在这样的前提下,2020年保6是有可能的,稳就业也会有一定成效。